謝謝閱讀,文字僅供大家學習參考寫作,不定期刪除,敬請及時閱讀


    “……既然蘇兄問起,小弟也不隱瞞了,說起來還要感謝青驄馬那一蹄子。自打小弟腦袋被踢過之后,時常會有怪夢相伴,小弟只是按圖索驥而已,并無真才實學。”

    得,終于有人又問起這個問題了,上一個是神宗皇帝,自己不得不回答,現在是蘇老頭,也不好搪塞,干脆還是老一套吧。

    宋代士人大多抱著子不語怪力亂神的態度,不是說不信神鬼,只是不主張太過傳揚,要理性對待各種怪異現象。但并不是真的無神論者,實在解釋不通的事情也習慣往神鬼腦袋上扣。

    “天意啊,天意,真是天意,天佑我大宋!只是不知天意究竟如何,晉卿可否與為兄透露一二?”和宋神宗一樣,蘇軾也聽得半信半疑。不信吧,事實擺在面前無法用尋常道理解釋,信吧,怎么看怎么覺得這位缺少點神的模樣。

    “呵呵呵……小弟也知道的不多,姑且就把夢中所得片段與蘇兄說說,權當故事,可信與否還需由后人評判。大家一起過來吧,都聽聽。”

    講故事,洪濤非常樂意,反正也是講,聽眾越多效果越好。此時海上風平浪靜、陽光明媚,在后甲板上來個茶話會,也算打發時間的好辦法。

    “這東西叫做火車,但沈大人覺得應該叫做蛇車。不管叫什么,功能都是一樣的。它由一種叫蒸汽機的機器驅動,可載貨幾十萬斤、載人幾千,沿著鐵軌日行千里,不眠不休、不吃不喝,只需沿途加水加泥炭。”光說還不全面,洪濤去艦長室里把小黑板拿了出來,一邊畫一邊講解,生怕有人聽不明白。

    “這……這怕是太過匪夷所思了吧!”其實畫了照樣很難聽懂,提問的是蘇軾,沒吱聲的王小丫、王冠、蓮兒也是滿臉迷茫,怎么也想象不出來重載幾十萬斤,還能日行千里是個啥概念,連可以借鑒的東西都找不到。

    “目前沈大人正在楚州鋪設到揚子鎮的鐵軌,不出大意外明年初第一輛蛇車即可上路。只要試驗成功,不出五年大宋就會出現第一條真正的鐵路。在小丫她們的有生之年,定能從幽州坐上火車,幾日內即可舒舒服服的抵達泉州,沿途既不顛簸又不用忍受風吹日曬,無論春夏秋冬、風霜雨雪皆可一路暢通。”

    想不出來就對了,即便如沈括那樣的蒸汽機發明者,初次聽到火車時也是不敢相信。但事實勝于任何雄辯,不到一年他就在黃懷安的幫助下,于楚州城外廢棄的化學工廠里造了一條縮小版的鐵路和一臺耕牛差不多體量的火【無龍敵】車頭。

    經過十多次試驗改進之后,不光信了,還死皮賴臉的纏著洪濤要了一筆啟動資金,非要成為大宋第一個機車設計師。鐵路工程師的職稱讓給了黃懷安,在這方面他真不比上當年在金明池修建了干船塢的黃中貴。

    現在他們倆就窩在楚州通力合作呢,一個造車頭、一個建鐵軌,忙的不亦樂乎。再和沈括說什么飛機不飛機的已經沒用了,他真不是好高騖遠光耍嘴皮子的洪濤,堅信千招會不如一門靈的道理。

    “既然是存中的手筆,想來不會有差,就怕老朽趕不上嘍……”人的影樹的名,洪濤磨爛了嘴皮子也只讓蘇軾半信半疑,可一提沈括的名字老頭立馬就信了九分,不再存疑,反倒自憐自嘆了起來。

    “大官人,若是蛇車通了,那我等豈不是要失去大半主顧!”文科生遇到新事物,第一個要做的就是抒情,工科生則想的更具體。和蘇軾比起來,溫小豹就是純粹的工科生,越聽眉毛皺的越緊,最終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沒錯!要是大家運貨都用蛇車,那我等的飯碗豈不是砸了!”王冠既不是文科生也不是工科生,更偏向于商業。原本還在饒有興趣的聽故事,被溫小豹這么一提醒也琢磨出不對勁來了。按說他應該比溫小豹更擔憂,蛇車一出現搶的就是船運的市場份額,溫家并不是直接受害者,只能算吃瓜落的。

    “蒸汽機不僅能取代牛馬帶動蛇車前行,同樣可以裝在船上代替風帆。想一想啊,沒有了風帆的羈絆,可以造出幾萬料、十幾萬料的大海船,不管有沒有風、也不管逆流還是順流都可以出航。蛇車是方便,但它需要開山架橋鋪設鐵軌,成本很高。蒸汽船則只需要水道即可通行,速度雖然沒有蛇車快,但運輸成本更低。船運不僅不會被蛇車搶了買賣,還能和蛇車互相補充。先由蒸汽船把大宗貨物運到碼頭,再裝上蛇車深入內陸,才是以后的運輸方式。”王冠和溫小豹能憑空想到這一層已經很不容易了,洪濤沒再賣關子,直接道出了答案。

    “溫家愿助大官人一臂之力,漳州、濟州島、溫州的船廠全交給大官人建蒸汽船!”這個答案里信息量有些大,蛇車還沒搞明白呢又出來個蒸汽船,眾人一時間陷入了大腦短路狀態。

    溫小豹對商業不太感興趣,關心的內容只有造船一點,恢復的最快,并馬上做出了正確決定,即便傾家蕩產也要把蒸汽船學會。

    這就是遺產和家教的作用,當年溫老頭就是靠著武裝貨船起家的,不到十年就讓溫家成了大宋一等一的船匠,不敢說家財萬貫有多大權勢,可是在沿海城市里提起連江溫家,還是很受尊重的。

    父輩創下了基業,兒孫不光要守好,還得琢磨著如何更上一層樓。溫小豹在這方面就很有心得,既然武裝貨船能讓溫家崛起,這個啥蒸汽機船就必須學會,聽上去好像比武裝貨船還厲害。

    “……嘿嘿嘿,小弟知道大人不發愁錢,可大人的攤子鋪的廣,難免有不湊手的時候。小弟家里倒是有些浮財,不如拿出來幫大人鋪鐵路。說實話,小弟還真想早日看到蛇車的樣子。”

    不等溫小豹表完決心,就被王冠一膀子擠開了。造船的事兒太專業,王家不好摻和。但王冠仿佛又看到了當初的駙馬車,那個大眾車行現在已經遍布大江南北了,駙馬車和箱車的銷量與日俱增,賺錢賺到手軟。要是能在蛇車上提前插一腳,對王家而言有百利無一害。

    而且他還敏銳的覺察到了另一個投資項目,修鐵路!駙馬不是說了,蛇車離不開鐵軌,也就是說蛇車不是重點,關鍵在鐵軌上。

    到底建造鐵軌賺不賺錢,王冠真想不明白,但他很確定一件事兒,這位駙馬是從來不干賠本買賣的,賺少了都不干。只要能跟著他一起投資,結局通常很美好,投資額度越大越合算。

    “蘇兄,看到了吧,這就是新政引來的最大變化,解放了商人和工匠。只要能讓他們放開手去做事,商人就能為工匠提供充足的錢,工匠則以奇技淫巧回報之。循環往復、生生不息。士人、農夫皆是這個循環中的一份子,全會從中獲利。而朝廷則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環,通過法令讓各方之間的合作關系更潤滑、矛盾更容易化解。如果可以讓循環長久運轉下去,早晚有一天你我的子孫可以在天空中飛行、去大海深處探索龍宮、到月亮上看看嫦娥。這些就是蘇兄口中的天意,可能聽上去有點狂妄,但小弟相信是真的。”

    到底讓不讓王家插手鐵路建設、讓不讓溫家建造蒸汽船,洪濤沒馬上應允。這可不是小買賣,完成了任何一項都能成為今后幾百年里的豪門望族,甚至和朝廷平起平坐。如何分配這么大利益,還得慢慢考慮,反正時間很充裕。

    既然是講故事,就得有個結尾,洪濤給出的結尾比較有意思,又像是另一個故事的開端,聽得眾人全都目瞪口呆、沉思不語。

    連一向對這些事沒什么興趣的蓮兒都若有所思的抬頭望向了天空,尋找著月亮的位置,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估計她正在琢磨廣寒宮里有啥特產小吃,有沒有可能上去嘗嘗……

    全書完!





下一主題 返回列表 上一主題



~( ̄▽ ̄~)~~( ̄▽ ̄~)~
傲不可長,欲不可縱!
好文章看過以后要多多支持的。
當然看到好文章要多支持。
下一主題返回列表上一主題
锘?/div>



























大奖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