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茵崢嶸 正文卷 后記 有你們相伴,風光真美,謝謝 林海聽濤



    謝謝閱讀,文字僅供大家學習參考寫作,不定期刪除,敬請及時閱讀


    全書完。

    寫書這三個字的后記時候長出了口氣。

    翻看當初的發書日期,這本書也寫了快一年半。

    一年半寫了兩百三十六萬字,這速度不算快。

    和幾年前的自己比起來甚至可以說慢。

    沒辦法,人要服老。

    雖然我才三十七歲,不過在綠茵場上,這個年齡已經是可以退役的年齡了。

    2019年是我入行的十六個年頭,職業球員踢十六年也算是長了吧?

    狀態有所下降實在是在所難免。

    這就要說到下本書了。

    寫了十六年的足球,一直寫,一直寫,寫了十本各種類型的足球小說,有校園足球小說《我踢球你在意嗎》,也有教練類型的《冠軍教父》。

    但總體來說,都是在寫現實世界的足球,寫職業足球。

    有一個念頭在我腦海中想了很久,我一直都在猶豫,直到今年我下了決心。

    我想要嘗試一下。

    寫一本不是現實世界的足球小說。

    足球還是足球,但不是我們所熟悉的環境了。

    中國還是中國,但不是我們這個位面的中國了。

    歐洲還是歐洲,但不是那個我們耳熟能詳的歐洲了。

    我想要徹底虛構一個足球世界,把這些年對足球的感悟和想法,都放到一個虛構的,沒有現實禁錮的足球世界中。

    這個世界不遵循真實世界的時間線,這個世界海納百川,我的什么想法都可以往里裝。

    我甚至有一個野心,搞一個足球宇宙。

    當然,我知道這么做的風險,對于很多習慣了以往足球小說和現實足球的讀者來說,這么做是趕人。

    不過怎么說呢……就算會失敗,但總要嘗試一下吧?

    寫了十六年的現實足球,試試又不會懷孕對不對?

    成績不好?那也試過了。

    說不定就趟出一條新路子呢?

    實在是現實里的足球越寫越窄,能寫的我在過去的十六年里都寫的差不多了。

    所以大家能夠發現為什么我最近幾本小說,都很少寫到主角退役,很少把主角的職業生涯都寫滿了。

    【無龍敵】往往是在中間就結束。

    為什么?

    以為寫來寫去不過多是重復而已。

    上本書周易轉會去皇家馬德里之后我就不寫了,這本書高崢把中國隊帶入世界杯我也不想寫了。

    實際上我有認真考慮過要不要寫完世界杯的。

    但是我想了想,又不可能讓中國隊拿世界杯,寫了又有什么意思呢?

    還不如把這個結束作為書中世界的一個開始吧。

    那是一個有無數種可能的開始。

    這些可能是林遠,是董進他們所創造的……

    當初寫林遠寫董進,也沒想著一定要寫到他們和高崢并肩作戰,但這種可能是有的,只不過存在于那個未來。

    在某一屆世界杯上,高崢作為隊長、老將,帶領著林遠和董進他們向那個金杯發起沖擊。

    就像是如今老隊長鄭志和高崢一樣。

    足球中總有這種循環。

    曾經被人寄予厚望的天才會老去,又會有新的人才冒出來……這樣才有希望。

    現實中的中國足球很可惜,還沒有這樣的希望。

    于是我在書中借林遠和董進留下了這么一個希望。

    就當是我對中國足球的祝福吧,但誰叫我愛它呢?

    中國足球都成這個樣子了,我也還是愛它,希望有朝一日它能堂堂正正的站起來。

    這也是我寫足球小說的一個動力和意義。

    關于愛情

    最后這一卷的主題其實是高崢和馮詩謠的愛情。

    像我這種鋼鐵直男是不擅長寫感情戲的,所以我才一直等到最后完本的時候才來寫。

    我確實是恨不擅長情情愛愛的,所以我把馮詩謠設計成了一個直來直往沒什么花花腸子的獨立女孩子,讓她和高崢的關系變得默契,這就杜絕了中間出現什么誤會等狗血劇情的可能。

    不過這在言情小說中,可能就沒什么戲劇沖突了。

    當然反正也不是什么言情小說,在愛情戲上搞那么多沖突豈不是喧賓奪主了?

    最重要的是,這可能也是我心目中的愛情觀吧——互相信任,彼此鼓勵,無論男女都是一個獨立自主的個體,而不是誰依附于誰。

    這樣的愛情會少了很多麻煩,當然也會少了很多戲劇性。但普通人過日子,搞得那么驚天動地干什么呢?

    就這么默契平淡的過著不是挺好的嗎?

    嗯……我果然不適合寫言情小說,我這思路就不對。

    但無所謂,這是我的小說,我塑造出來的男女主角,他們就要像我所想的那樣戀愛。

    就像是我很喜歡的一首歌,李宗盛的《生命中的精靈》所唱的那樣:

    “關于愛情的路啊,我們都曾經走過;關于愛情的歌啊,我們已聽得太多;關于我們的事啊,他們統統都猜錯;關于心中的話,只對你一個人說。”

    我們的默契,他們不懂,全世界都不懂,但我懂你,你懂我,就夠了。

    全世界都反對?都不理解?

    全世界算個屁!

    多酷啊。

    說實話,這本書籌備的時候,我還信誓旦旦和我朋友說我肯定不寫女主角了,不寫愛情,就寫和尚文。

    結果還是沒忍住寫了,寫成這個樣子,能力有限,但我個人很滿意了。

    我喜歡馮詩謠在舞臺上唱完“你是我的夢”之后,睜眼看著耀眼的舞臺燈光時幻想高崢踏上球場時的景象。

    我喜歡馮詩謠在自己的第一場演唱會中突然發現了高崢時,臨時改變了安可歌曲,深情注視著那個漆黑的角落不斷唱著“沒有昨日的你,沒有這日的我”的情景,那個畫面在很早的時候就在我腦海中盤旋了很久很久,終于寫出來的時候我自己也很歡喜。

    我還喜歡馮詩謠和高崢相視合影的那一幕,真正體現出了我喜歡的那種“關于我們的事啊,他們統統都猜錯”的感覺。

    我也喜歡馮詩謠為高崢做的那張專輯,喜歡空帆船這首歌,喜歡君歸來(在木星),喜歡那句馮詩謠寫在照片背后的那句歌詞……

    現在想來,雖然著墨不多,但我寫完整了高崢和馮詩謠這對情侶的愛情路,我已經無怨無悔。

    關于華為。

    這本書是我第一次如此大篇幅的為一個產品打廣告,雖然人家并不需要我這么做……

    關注我微博的人可能都知道,我是華為的粉絲。

    至于具體為什么喜歡,就不展開說了。

    總之,華為的每一款新旗艦我都會第一時間買,如今筆記本電腦也從戴爾換成了華為的MateBook X Pro,手機和筆記本電腦之間的一碰傳功能讓我特別喜歡。

    而高崢在馬德里競技效力,馬德里競技的贊助商之一恰好也是華為,你們說這不是巧了嗎?

    所以順理成章了。

    但為什么一定要寫這個?

    或許是因為大環境的事情吧。畢竟我喜歡華為又不是這一本書的事情……

    其實在決定高崢代言華為的時候,我已經給華為想了一個廣告劇本。

    但可惜小說篇幅和時間線的緣故,沒辦法用。

    干脆就放在后記里當一個彩蛋吧:

    《華為廣告·相伴篇》

    一位音樂學院的女生在鋼琴課上頻頻出錯,被教授罵得狗血淋頭:“距離演出只有一周時間了,你這個狀態還上什么臺?上去丟人現眼嗎!你丟得起,我可丟不起這個人!”

    隨后當著班上其他同學的面把這位女生轟出了琴房。

    在大家驚愕不解的眼神中,女生抿著嘴唇,沉默無語地低頭走了出去。

    琴房門在她身后轟然關上,她卻沒有回頭,而是掏出華為某款手機,上面顯示出一條二十分鐘前的短信:

    “爸爸:你媽出車禍了,我們現在剛到省醫院……”

    女生收起手機,迅速奔出了教學樓。

    ……

    經理在辦公間中對著屬下們打氣:“大家都知道現在的形勢,可以毫不夸張地說公司已經到了生死攸關的時候。現在的我們除了咬牙堅持之外別無他法,我個人放棄了假期,會和大家在一起戰斗到底!”

    經理身后的墻上是一張宣傳畫,宣傳畫上是一架千瘡百孔的伊爾轟炸機。宣傳畫的上方是時針指向十點半的掛鐘,窗外已經是一團漆黑,窗邊有一張打開的行軍床。

    辦公室里充斥著噼里啪啦敲擊鍵盤的聲音,偶爾還夾雜著電話鈴聲。

    某個辦公隔間中,一位身穿格子襯衫的三十多歲男子拿起華為某款手機,微信消息中是名為妻子發來的詢問:“我就不問你啥時候回來吃飯了,我想知道你今天啥時候能夠回家睡覺?”

    仔細看還可以看到在這條消息上面的聊天記錄都是關于“下班了嗎?”“你回來吃晚飯嗎?”的詢問。

    而男子的回答無一例外都是:“還沒有呢”“還要加班”“你先吃吧,別等我”……

    這一次男子拿著手機,抬起頭來看了看周遭埋頭在電腦前忙碌的同事們,無聲地嘆了口氣,然后在手機上回復道:“你先睡吧,把門反鎖好。”

    回完消息的他放下手機,雙手又放到了鍵盤上,投入了工作中。

    ……

    深夜,瓢潑大雨中,馬路上就連汽車都稀疏了許多,人行道上更是幾乎空無一人。

    有一輛外賣電瓶車卻在這個時候,這樣的風雨中頑強的前行著,昏暗的車燈在如注大雨中閃爍不定,就好像隨時都會熄滅一樣。

    導航用的華為某款手機支在車頭,盡管雨水外賣餐食掉落出來打在機身上,卻依然在工作。

    亮著的屏幕上跳出來了一條催單消息。

    被雨水填滿了額頭皺紋,發白胡茬上掛著水滴的外賣員瞥了一眼跳出來的這條信息,卻沒注意前方路況,車輪突然打滑,然后滑倒在地,還好箱子里的餐盒沒有摔出來。

    外賣員從地上爬起來之后,第一時間撲到箱子旁,從里面取出一個裝有餐盒的塑料袋,然后掙扎著起身一瘸一拐地跑進了路邊的一個小區大門。而那輛電瓶車就這么靜靜地躺在了地上,昏黃的車燈在密集的雨水中顯得更加朦朧,就連車身在雨霧中也變得模糊了。

    ……

    高崢躺在醫院的手術室中,一群醫生圍在手術臺前,高崢直勾勾地盯著他上方的無影燈。

    手術室外他的父母正在焦急的等待,走廊墻壁上的電視播放著高崢在比賽中遭受重傷的新聞:“……高崢即將開始接受手術……他是在和韓國隊的十二強賽中遭遇對手侵犯而重傷的……”

    老兩口互相依偎著,背影在空曠的走廊中顯得格外無助。

    ……

    女孩子沖進醫院病房,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陷入昏迷的媽媽,和坐在旁邊眼睛都紅了的父親。

    醫生看到女孩,搖頭道:“你要做好醒不過來的心理準備……”

    女孩呆呆地望著眼前的媽媽,眼淚止不住地從眼眶里淌了出來。

    ……

    當清晨的陽光從窗戶射進來的時候,電腦前的男子活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肩膀,這才拿起了一直放在桌上的手機,發現妻子在六個小時前的凌晨一點半發了一條消息:“我只是想告訴你,昨天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

    男子放下手機,雙手捂臉。

    過了一會兒,他用力搓了搓臉,又將目光投向了電腦屏幕上的一行行代碼。

    ……

    渾身濕淋淋的外賣員坐在馬路牙子上,他手中拎著的塑料袋已經完全被雨水打濕了,甚至連袋子里都是水。顯然這一單因為超時被取消了。

    他怔怔地坐在大雨中,看著眼前依然倒在地上的電瓶車,臉上全都是水,不知道哪些是雨水哪些是淚水。

    ……

    高崢雙手撐著支慢慢地從輪椅上站了起來,然后他慢慢地嘗試松開雙手,僅靠雙腳的力量站立。

    當他松開雙手之后,盡管他身體顫巍巍的,但他站住了。

    于是他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接著他嘗試著往前邁步,但這個時候他的身體卻失去了平衡,重重地摔倒在地。

    背景的電視新聞播報員用冰冷的聲音說著:“……有專家認為就算高崢的手術取得了成功,也將對他的身體帶來永久性的負面印象。就算他能夠重回綠茵場,他也很難再重返巔峰了……”

    倒在地上的高崢嘴唇蠕動,沒有發出聲音,但看他的口型,應該是一句粗口。

    ……

    金碧輝煌的音樂廳中座無虛席,聚光燈照耀下的舞臺上節目正在進行。

    在休息室里后場的女生已經一身盛裝了,但她卻顯得有些心不在焉。

    就在這時,華為手機默認的鈴聲《Dream It Possible》響了起來,馮詩謠的歌聲瞬間填滿了休息時間。

    女生掏出手機,屏幕上顯示是自己爸爸打來的,她有些忐忑地接通了電話,那邊響起了父親哽咽卻歡喜的聲音:“你媽媽……醒了!”

    ……

    窗外的景象依舊是一片漆黑,辦公室里依舊人滿為患,鍵盤敲擊聲是唯一的主旋律。

    男子依然在電腦前埋頭加班,放在桌上的手機卻突然響起了《Dream It Possible》的歌聲,與此同時手機屏幕上出現了“親愛的”的名字。

    馮詩謠的歌聲打破了辦公室里原有的主旋律,有人抬起頭來看向了男子。

    他這才如夢方醒接起了電話,同時連忙說道:“抱歉,我今天還是要……”

    但他的辯解被妻子的聲音打斷了:“生日快樂,老公。”

    ……

    烈日下,外賣員坐在樹蔭下一口面包一口礦泉水,正在享用他的午餐。

    盡管他經手了無數香氣四溢的美食,但他自己的午餐卻非常簡單。

    放下礦泉水瓶的他又拿起手機,想要看看有沒有什么新單,《Dream It Possible》的手機鈴聲卻響了起來,是老婆打來的。

    可是接通電話之后,響起的聲音卻不是妻子,而是兒子。

    兒子用興奮的聲音對他說:“爸!高考分數出來了,我過重點線了!!”

    ……

    汗流浹背的高崢正在自行車健身器上咬牙蹬著,身旁是他的私人體能教練,一臉嚴肅地盯著他。

    而高崢正對著的是一扇巨大的落地窗,窗外是綠意盎然地街邊風景。

    “好了,休息一下再來。”體能教練做了個手勢,高崢逐漸停下來,依然坐在自行車上休息。

    這時放在車頭的手機響起了馮詩謠《Dream It Possible》的歌聲。

    與此同時手機屏幕上出現了馮詩謠的頭像和“馮姐”的昵稱。

    在高崢接起手機的同時畫面轉到了屋外,從院墻盯上望過去,正好看到高崢所在的那扇落地窗,窗戶中還能清晰地看到高崢坐在健身器上的身影。

    一個身材高挑的長發背影出現在畫面中,她手里同樣拿著一款華為手機放在耳邊。

    她望著窗戶說道:“你看窗外。”

    高崢奇怪地投去目光,一眼就看到了拖著行李箱的馮詩謠正站在墻外看著他。

    “你怎么來了?”高崢的聲音中透著意外。

    特寫鏡頭中的馮詩謠笑著反問:“我不能來嗎?”

    ……

    女生的演出非常成功,就連要求嚴格的導師在女生表演之后也第一個站起來,為自己的學生送上了熱烈的掌聲,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一時間大廳中掌聲雷動。

    盛裝的女生站在鋼琴旁邊,向全場起立鼓掌的觀眾們鞠躬致敬,當她再次抬起頭來的時候,已經淚流滿面。

    《Dream It Possible》的音樂聲再次響起。

    ……

    華燈初上的時候,男子已經站在了家門口,透過大門,屋內的招呼孩子吃飯的人聲隱約傳了出來。

    面對自己的家門,男子竟然有些緊張,他又檢查了一下自己手中提著的袋子,里面裝著他送給妻子的結婚紀念日禮物。

    一個遲到的紀念日禮物,但今天的他沒有遲到。

    他抬手敲響了門。

    門開之后,還系著圍裙的妻子瞪大了眼睛看著自己的丈夫,接著就用雙手捂住了嘴。

    而男子先是把禮物遞了上去,隨后才發現妻子并沒有接,他連忙張開雙臂把妻子抱在了懷里。

    ……

    外賣員與他的妻子和兒子一起站在了某著名大學門前,今天的他身上沒有穿那件有些油膩的外賣沖鋒衣。

    一個拿著華為手機的人正在對他們一家三口做著看鏡頭的手勢,然后按下了快門。

    畫面被定格,放大。

    照片中的兒子比著一個“V”的手勢,笑得陽光燦爛,在他旁邊的父親穿著不合身的西裝,笑得有些拘謹。

    身后“某某大學”的大字反射著陽光,亮的像是小太陽。

    ……

    俄羅斯世界杯的賽場上,人聲鼎沸,看臺上一面巨大的五星紅旗頗為奪目。

    在這面巨大的國旗下,是中國隊正在推進的進攻。

    解說員賀平的聲音作為背景音響起:“……到現在為止,比賽已經進行了四十分鐘,上半場眼看就要結束了,場上比分是0:1,中國隊暫時一球落后于法國隊……現在輪到中國隊反擊,足球被傳到了高崢的腳下……高崢!!”

    伴隨著他這一聲突然的大吼,禁區前沿的高崢巧妙地晃開了上來撲搶的坎特,把足球輕輕往前一趟,在他前面是法國隊幾乎整條后防線。

    他沒有猶豫,直接掄起右腳抽向了足球!

    足球猶如出膛炮彈一樣騰空而起,越過了由烏姆蒂蒂、瓦拉內組成的法國正面防線,徑直飛向球門的右上角。

    盡管法國隊門將洛里斯奮力撲向足球,但面對如此刁鉆的射門,他也無能為力!

    足球精準地從死角鉆進了球門!

    “高崢——他打進了中國男足在世界杯歷史上的第一個進球!!中國隊扳平了比分……”

    巨大的歡呼聲淹沒了賀平激動的呼喊,看臺上那面巨大的國旗翻涌起來,仿佛在迎風飄揚。

    風聲呼嘯,獵獵作響。

    隨后歡呼聲也逐漸消失,馮詩謠的歌聲再次響了起來。

    在《Dream It Possible》的歌聲中,鏡頭被逐漸上移,移向天空,藍天白云下浮現出文字:

    無論悲傷低谷,還是鳳凰涅槃;

    這一路風雨兼程,有我們相伴;

    你的悲歡,我們都懂。

    文字逐漸消失,天空變得純白,露出華為的LOGO和那句經典宣傳語:

    Make It Possible

    本來腦子里的廣告就是幾個瞬間的,真是沒想到完整寫出來竟然這么長。這個廣告的靈感最初來自于華為那個出了名的MV《Dream It Possible》,有一天我突然想到華為手機現在市場占有率這么高,那么它應該不僅僅是一個普通的手機。我們現在的生活和智能手機是如此貼合,智能手機已經很難從我們的生活中剝離出去了,所以有些時候其實我們一直拿在手上的這小東西不單單是個工具,更像是一個一直在旁邊默默陪伴我們的伙伴,見證了我們的悲歡離合……

    于是就有了這個創意想法——華為啥時候給我打錢啊?

    總之,雖然是一個廣告,但大家也可以當做是這本書的彩蛋看吧……

    我發現用這個廣告給這本書做結尾好像也不錯。

    總之,高崢和馮詩謠的故事就到這里了。

    突然有些不舍起來……

    真的希望在現實世界中有這么一對啊……

    好吧,我也知道不可能。

    那么大家新書再見吧。

    新書目前還不知道具體什么時候發,因為還沒開始寫呢。

    可能一個月后也可能兩個月后。

    但應該不會像這本之前休息半年那么久了……

    總之,大家到時候見吧。

    那是一個和之前我所寫過的故事完全不一樣的世界。

    我還是挺期待的……

    最后的最后,這一路風雨兼程,有你們相伴,風光真美。

    謝謝。





下一主題 返回列表 上一主題



保重身體保護胃
下一主題返回列表上一主題
锘?/div>



























大奖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