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閱讀,文字僅供大家學習參考寫作,不定期刪除,敬請及時閱讀


    兩女臉上的笑容慢慢收斂。

    她們看到宋云歌不停的往前走,狂笑之中大步流星的往前,漸漸的被金霧所淹沒,已然不見的蹤影。

    吳悠雪擔憂的看向冷碧羅。

    冷碧羅哼道:“看我也沒用,怎么可能擋得住他!……等一等吧,他看著張狂,其實心里有數得很!”

    “師姐,我是不是不該出這主意?”吳悠雪七上八下的,看著金霧茫茫,莫名的擔憂。

    冷碧羅道:“你即使不說,他也能想得到,早早晚晚罷了,放心吧,他沒那么容易死的。”

    吳悠雪忙嗔道:“什么死不死的,師姐別亂說。”

    冷碧羅沒好氣的道:“好好好,我閉上嘴。”

    吳悠雪知道自己反應過激,太過敏感了,不好意思的抱住冷碧羅胳膊搖晃。

    冷碧羅哼道:“你要是擔心,就好好的練功,我們現在一直在拖他的后腿。”

    這是她最難容忍的。

    她原本可是天機門的門主,天下第一高手,操縱天下之人,怎能容許自己淪落到累贅的地步?

    她一直在拼命苦修,可惜遠遠跟不上宋云歌的進境之,漸漸都有幾分絕望。

    越是絕望越是努力。

    “是呀……”吳悠雪輕輕點頭:“師姐,那我們便在這里修煉吧。”

    “甚好。”冷碧羅笑道。

    兩女閉上眼,片刻后又睜開,露出驚色。

    她們都覺了不妙,竟然感應不到力量,好像與天地隔絕,一絲力量也感應不到吸納不到。

    她們正遲疑之際,宋云歌也達到了最關鍵的時候。

    隨著他往里走,感覺越來越危險,卻硬著頭眼往前,他有一種奇異的直覺,必須得正面硬撼這金霧。

    隨著往外走,金霧中漸漸幻化出一道道人影,紛紛朝著他撲過來。

    這些人影施展的武功各不同,無一不玄妙,而且個【敵無龍】個悍不畏死,渾不顧金衣的傷害。

    而且金衣并不能馬上擊散他們,只是讓他們變淡一分,需得連續十幾次之后才能將他們擊散。

    而這十幾次的攻擊,他都要硬生生承受。

    他們擊在他身體的力量不會消散,雖然被金衣隔絕了力量的侵入身體,但外力卻也強絕,也在不停的消耗他。

    他需要力量維持自己不被擊飛,不被擊倒,維持著自己的高運動不讓他們包圍。

    但他也感覺到了玄妙。

    那些消散的金霧并沒有直接化為金霧或者直接消失,而是被萬魂煉神符所吸納,最終給他留下了一段記憶。

    隨著記憶的增多,宋云歌慢慢對這個世界了解,知道了這里確實是神宮。

    而那些天神并不是離開,或者拋棄這里遷移到別處,而是被這些金霧所吞噬。

    而且并不是主動吞噬的金霧,卻是天神們自己撲進來被吞噬掉,與金霧同化。

    而這些金霧也不是什么天外來物,而是天神們死去之后魂魄所化。

    這些魂魄凝聚在一起,慢慢的凝成了一股巨大的力量,隱隱約約化為一種更高層次與等級的靈性。

    宋云歌知道了,這金霧就是這個神宮世界之靈。

    他一次又一次的應付著金霧的攻擊,萬魂煉神符一直在不停的運轉,吸納被自己擊潰的金霧為力量增強自己。

    如果不是萬魂煉神符的補充,憑他原本的力量,一個時辰恐怕已經力竭。

    現在經過了數個時辰,他仍舊精神旺盛,身體雖疲憊,仍不弱于先前。

    隨著萬魂煉神符的運轉,他的精神力量越來越強,到了后來,甚至化虛為實,直接在外界凝出一道道人影,與金霧凝化的人影相對。

    這些人影便是自己先前擊潰的,此時重現,威力絲毫不遜色于金霧的力量。

    宋云歌的信心越來越足,他覺得自己能得勝。

    金霧就像一個巨人,慢慢被自己放血,雖然它強大,可已經沒有了力量。

    如此嚇人的金霧,選對了辦法,威脅卻如此之小,這是他始料未及的。

    金霧越來越稀薄。

    他從外到里,再次打回來,再打回去,來來回回,最終甚至要追著金霧。

    兩女目瞪口呆的看著他漸漸清晰的人影,看著無窮無盡的金霧竟然慢慢的消散,變薄,消失。

    金霧消失之后,呈現在他們眼前的是白霧。

    宋云歌不停的往前走,離神宮越來越遠,花了半個時辰,終于奔到了神宮的盡尖。

    神石所鑄的平地終于到了邊緣,邊緣之外是虛空,他縱身一躍。

    兩女一直跟在他身后,看到他跳下去,忙跑到盡頭往下看,見宋云歌已經化為一個小黑點,一直在下墜。

    “走!”冷碧羅道。

    兩女牽著手也一躍而下,緊追向宋云歌。

    墜落墜落,一直在墜落。

    最終墜落到了神宮之前,踩到神石所鋪的廣場。

    “古怪。”宋云歌笑著搖頭。

    他以為這只是一個平臺,沒想到卻是整個世界,天神們的記憶果然沒錯。

    這就是一個看起來不大,卻渾然一體的世界。

    而他現在已然成了這個世界的主人。

    他伸出手掌,輕輕一震,頓時一股金霧從他掌心涌出來,化為一團。

    這一團金霧便是天神魂魄所凝,最能修復魂魄與生機。

    他一直以為長生最誘人,可現在他親自體會了這些天神們的厭倦與絕然。

    這才知道長生也是一種折磨。

    但他不會因為如此,而放棄追求長生。

    唯有經歷過長生之苦才能說長生是一種折磨,不得長生則沒有資格說這些。

    反正要死,為何不受盡長生的折磨之后再死呢?

    他的目光看向吳悠雪,以天機神目看去,然后再看向冷碧羅,最終露出笑容。

    現在終于有了掌握命運的力量,即使身邊之人死去,也能救回來,是徹底的救回來。

    站在神宮之內,他心神凝于整個神宮,然后神宮出了奇異的變化。

    原本的裂縫慢慢彌合,倒立的金柱慢慢豎起,重新歸到原位,而耀眼的金光慢慢黯淡,變成紫金,再變成白,再變成了月白。

    整個大殿變得柔和而典雅。

    宋云歌滿意的點點頭。

    沒有了天神的維護,這神宮經歷數十萬年的時光,漸漸有衰弱之相,現在自己成為神宮之主,重新維護,則重新煥光彩,不再衰弱。

    所以小吉祥天是不可能再得到神石了。

    宋云歌站在神宮門口,長長嘆息,忽然覺得茫然,這便是無敵的滋味嗎?

    不知能不能返回自己原本的世界,這世間有無數個世界,自己如何才能找到原本世界?

    他覺得,如果真能長生的話,這是一個最好的寄托。

    全書完。





下一主題 返回列表 上一主題



主題頗具新意,內容緊湊,情節跌蕩起伏,人物特點分明,關鍵處,總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變化!
  
下一主題返回列表上一主題
锘?/div>



























大奖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