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閱讀,文字僅供大家學習參考寫作,不定期刪除,敬請及時閱讀


    王寶樂抬頭掃了掃這女子,按照他現在的戰力,基本上一巴掌拍過去,就可讓對方身體與衣服永遠的混合在一起,難以剝離。

    不過考慮到這里畢竟是掌天刑仙宗,所以王寶樂也就對此女的語氣,沒太在意,反倒是臉上露出自認為最帥氣的笑容,溫和開口。

    “多謝小姐姐指引,咦?小姐姐你的儲物袋掉了。”王寶樂笑著上前,話語間詫異了一下,而他的話語,也讓那女子一愣,隨后眼睜睜看著王寶樂右手一翻,就取出了一個儲物袋,放在了她的面前。

    女子神色頓時奇異,接過后看了眼,心跳明顯加速了一些,尤其是里面有一樣物品,讓她臉有些紅,看向王寶樂時微微古怪,仔細的打量了幾下,眼神漸漸柔和不少,臉上【龍敵龍】也露出了笑容,咳嗽一聲開口。

    “謝謝龍南子道友提醒。”

    王寶樂微微一笑,他那儲物袋里放了小部分小毛驢零七八碎種類駁雜的食物,以他的修為看不上,也就沒去細看具體有什么物品,給出去也不會覺得心疼,反倒是借助這點物品,能問出一些信息的話,其性價比就更大了。

    于是在接下來的時間里,王寶樂隨著那位女修前行時,依舊保持自己最帥的姿態,溫和詢問,而那女子或許是看在禮物的份上,又或許真的如王寶樂所猜測般,被他的帥氣所吸引,漸漸也告訴了他不少消息。

    比如……這一次的例會,實際參與的人數足有數千人,在這眾人里,王寶樂的座位較遠。

    又比如……這場例會進行的時間往往都是一個月左右,且老祖只會在最后一天出現,前面的會議,都是各大軍團長主持。

    這些細微的事情,在王寶樂腦海中整理后,他對這一次的例會,已經有了還算清晰的了解,與他之前的判斷有出入,但總體而言差距不大。

    通過來臨此地的所見所遇,他印證了這掌天刑仙宗的行星老祖對他這里并非重視的想法,否則的話就不是例會到來,而是單獨召見了。

    至于座位,也能說明一些問題,所以此番更多只是一個上位者對下位者的形式而已。

    “或許會有一些簡單的獎勵,但更多應該是收編……”王寶樂在聯邦身居高位,思索后心底越發清晰,看向身邊女子時,笑容更為溫和。

    直至將王寶樂送到了會場,這女子摸了摸王寶樂送的儲物袋,尤其是神識在里面的一樣物品上掃過后,面色紅了一下,遲疑后輕聲開口。

    “我住在南宗七峰九府第十六洞……”

    “啊?”聽到這女子的話語,正打量面前會場外部造型的王寶樂一愣,有些詫異對方為何突然告訴自己居住的詳細地點,于是下意識的回頭看向那女子,可惜看到的只是對方匆匆離去的背影。

    “有點不對勁啊。”王寶樂滿臉疑惑,暗道莫非自己給的儲物袋里,有什么特別值錢的東西,但他很確定,自己雖沒仔細查看每一樣物品,可是以他的神識與感應,那些駁雜的垃圾中,絕對沒有什么物品具備太高的價值。

    雖對元嬰而言還算珍貴,可實際上放在通神修士眼中,都不算什么。

    “難道……是被我的絕世容顏征服?”王寶樂眼睛睜大,暗道一定是自己的顏值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又增加了,竟然在這么短的時間里,就又無意的征服了一位傾慕者。

    “可惜,和我不太般配。”王寶樂咳嗽一聲,心底還是很有優越感的,繼續看向這會場的造型,不曾留意到儲物手鐲內的小毛驢,在里面翻來覆去很是不安的身影,仿佛什么重要的玩具丟掉的感覺……

    整個會場從外面去看,就好似一只張開翅膀欲騰飛的大鵬,氣勢輝煌的同時,整體的顏色也偏向青色,大門內外更有大量修士進進出出,極為熱鬧,王寶樂雖一個也不認識,但也擺出一副相熟的樣子,在進入時與碰面的修士含笑點頭,遙望一番,看到這會場的樣子成環形,坐席的數量也是上萬。

    至于正中間,則豎立著一座方形祭塔,一共三層,首層上放著一個蒲團,這是整個會場最至高無上的位置了。

    第二層在四個角,分別放著不同顏色的蒲團,顯然能坐在這里被萬眾矚目的,也是地位尊高者,至于第三層的蒲團,是六個!

    目光在那祭塔上掃過后,王寶樂又看向四周,他來的不算晚,也不算早,所以此刻會場內到來的修士數量也只是一兩千人的樣子。

    這么大的會場,人數又不少,王寶樂的到來,根本就沒引起什么人的注意,最終他在一個角落里找到了刻著自己名字的座位,望了望左右的空位,王寶樂發現沒人到來,于是坐下后他看了眼面前案幾上的靈果與酒水,拿起來吃了一口。

    “味道還不錯啊。”王寶樂眼睛一亮,當他吃完第六個靈果時,左側坐席這才有人到來,來人是個胖乎乎的老者,一臉笑容,修為和他一樣,都是通神,顯然也不是掌天刑仙本宗修士,而是外部依附者,一路明顯小心謹慎對誰都很客氣,坐在王寶樂身邊后,更是主動打起招呼。

    “這位道友有些面生啊,在下尋南宗多游子。”這胖老頭向著王寶樂一抱拳,和善的開口。

    “原來是多游子道友,久仰大名,今日一會果然是聞名不如見面,氣勢不俗!”王寶樂放下靈果笑著開口,與這胖老頭閑聊起來。

    在與人溝通上,熟讀高官自傳以及聯邦就職多年的王寶樂,自然不會出現什么紕漏,三言兩語就與那也有心結交的胖老頭談笑甚歡,直至老者問詢了王寶樂的身份后,王寶樂笑著開口。

    “在下龍南子。”

    “龍南子……有些耳熟……啊,你是龍瘋子!!”胖老頭一聽這名字,疑惑的想了想后眼睛猛地睜大,甚至本能的就要倒退,雖被克制住,但面色還是變了,看向王寶樂的目光蘊含了敬畏,趕緊解釋。

    “龍南子道友,我不是那個意思……”多游子苦笑道,解釋后又給王寶樂親自倒酒,算是賠禮,王寶樂從始至終都是笑瞇瞇的,拿著酒杯問了一句。

    “為啥叫我龍瘋子?”

    “道友……實在是你與墨龍軍團之間的殺戮,太過讓人震驚,生生把紫金新道門前十的墨龍軍團,殺到跌落前十的排列……所以大家覺得你很勇猛如瘋!”胖老頭擦了擦汗,再次解釋,眼看王寶樂似沒怎么在意后,心底才松了口氣,暗道自己這一次運氣太差,怎么坐在了龍瘋子身邊,萬一被人誤會自己和他相熟,怕是那些貪圖紫金新道門懸賞的家伙,少不得要來打自己的主意。

    想到這里,胖老頭心底再次嘆氣,琢磨著忍一忍,這場會議期間別惹身邊這瘋子了,此人之所以被他們內部稱呼為瘋子,自然不是勇猛如瘋,而是這家伙居然只是因為一艘戰艦被墨龍軍團索要,居然就殺了對方數個通神,滅了一只小隊也就罷了,他竟然還當著那位墨龍軍團長的面,再次殺了對方的愛徒!

    這也就算了,此人不知怎么想的,蟄伏了一段時間后出現,直接用大量的自爆打法,生生將墨龍軍團打殘,如此行徑,如此癲狂不計后果,不是瘋子是什么……





下一主題 返回列表 上一主題



這也就算了,此人不知怎么想的,蟄伏了一段時間后出現,直接用大量的自爆打法,生生將墨龍軍團打殘,如此行徑,如此癲狂不計后果,不是瘋子是什么……
傲不可長,欲不可縱!
下一主題返回列表上一主題
锘?/div>



























大奖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