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標題: 獒唐 正文卷 第四九一章 教育熊孩子(二合一) 蒼山月 [打印本頁]

作者: haoao    時間: 2019-4-3 06:21     標題: 獒唐 正文卷 第四九一章 教育熊孩子(二合一) 蒼山月



    謝謝閱讀,文字僅供大家學習參考寫作,不定期刪除,敬請及時閱讀


    武承嗣尋仇,確實尋不到長寧郡王府。

    但是,也確實是來者不善。

    說是興師問罪,也不為過。

    “子究先生!”

    武承嗣面色不善,武延秀是他最喜歡的。

    最喜歡用來背鍋的兒子,就這么不明不白地死在了流放途中,他這個當爹的哪肯罷休?

    “且問子究先生一句,先生這天下綠林總盟主的尊位,可是假的?”

    對于武承嗣的質問,吳寧淡然點頭,“江湖朋友抬愛,倒還真不是假的。”

    只見武承嗣皺眉,“這么說,天下綠林皆聽先生號令對吧?”

    “不敢當。”

    “那再問先生!”武承嗣聲音漸冷,“我兒延秀怎么會死在湘潭匪盜之手?”

    武承嗣語氣之中,已有問罪之意。

    話外之音,我兒子死在土匪手里,而且那土匪還自稱吳長路,先生怕是脫不開干系吧?

    這使得本來已經不把穆子究當成是吳寧的武承嗣,不得不又升起一絲疑慮。

    怎么就這么巧呢?

    對此,吳寧依舊是淡然一笑。

    “太子殿下,子究確實在江湖中有些地位不假。但是,這下天間的匪【龍無敵】盜可不是全聽子究號令。恐怕,太子殿下是誤會了。”

    “誤會?”武延基說話了。陰陽怪氣道,“這個誤會未免有些大了吧?”

    “如今我四弟已死,先生卻推的一干二凈,這也說不過去吧?”

    “這。。。。。。”吳寧頓了頓,語氣之中并無慌亂,抬頭看向吳啟,“老十,還是你與太子殿下解釋一二吧!”

    吳啟點了點頭,“太子殿下,我們長路鏢局制約綠林盜匪,那也是要分何地何由的。”

    “說到底,長路鏢局還是為了保鏢路平安,節制的盜匪,也是有鏢路通過之處的盜匪。”

    “四世子出事的地方在湘潭以東的老林之中,太子殿下隨便叫一個潭州出來的人問一問便知。”

    “一般湘潭之地的商貿往來,都是走湘江、洞庭水路,經由長江通走各處。”

    “潭州以南的陸路,因要經過深山老林,且都是苗壯蠻戶,甚是兇險。”

    “所以,盡管潭州到洪州這段陸上距離不足五百里,可是,潭州的商戶若去洪州,也都是走水路。”

    吳老十說到這里一攤手,“商戶不走這條路,我們長路鏢局也就沒必要開辟這條路,更別說結交沿路的綠林了。”

    “延秀世子走的那條路,根本就不在我長路鏢局的掌控之內,更談上不與我們扯上什么關系了。”

    。。。。。。

    吳老十說的是真話,湘潭到洪州一線,確實不是長路鏢局的勢力范圍。

    否則,吳長路也不會在那里躲了十年,居然和專門與強盜打交到的長路鏢局沒有任何接觸了。

    武延秀跑到連長路鏢局都不去的地方,只能說是他倒霉。

    在那兒還碰見了武家的大仇人,也只能說,他是從腦瓜頂黑到了腳后跟,倒霉透了。

    “太子殿下!”

    吳啟本來關心吳長路,就沒心思與武承嗣廢話,語氣自然不太友善,“我以性命擔保,對于延秀世子之事,長路鏢局絕不知情。”

    “可是,太子殿下就這么跑到我長寧郡王府來興師問罪,又意欲何為呢?”

    “這。。。。。”好吧,武承嗣額頭見汗。

    這穆子期這么兇做甚?這和他想的不太一樣啊!

    本來呢,武承嗣今天來就是帶著目的來的。

    也不想想,兩個兒子都折在長寧郡王府,武承嗣也是眼都沒眨一下。今天又多了個武延秀,還不一定和穆子究有關系,那他來干嘛呢?

    其實啊,武承嗣一來是試探穆子究和這事兒到底有沒有關系。

    如果沒關系也不妨事,也可借機敲打一二,讓穆子究為其所用。

    但是,武承嗣沒想到,穆子究沒怎么著,穆子期卻是先炸了。

    言語如此不善,倒是讓他沒法接下去了。

    “這。。。。。。我也是愛子心切,一時語失,子期莫要見怪!”

    好吧,他這個太子也是窩囊到了極致,讓一個吏部主事給頂的沒了脾氣。

    正服著軟兒,卻是門外一陣風響,顯然有人沖進了長寧郡王府。

    回頭一看,人還沒見著,聲音卻是先到了。

    太平公主陰沉冷厲的聲音在廳外響起:“太子殿下,是何體統!?為了一個罪子,居然跑到郡王府興師問罪來了!?”

    太平也是接到了消息,知道武延秀被殺,而武承嗣直接來了吳寧這里,心中擔心,于是就殺過來了。

    這是生怕吳寧吃虧。

    可是,放在武承嗣眼里,那就成了太平公主這是來給“首面”撐腰了。

    心里好生不喜,直道,這老女人怎么一點廉恥都不要!?

    但是,面子上還不好說什么,只得賠笑,親自出廳將太平迎了進來。

    “皇妹說的哪里話,卻是冤煞承嗣了!”

    連忙解釋,“延秀不明不白地死在了湘潭,為兄也是想起長寧郡王與綠林頗有淵源,才登門請教,可不是太平想的那樣哈。”

    太平默然,聽了武承嗣的話,也是心中稍安。

    原來沒什么大事兒?

    看向吳寧,吳寧也是不著痕跡地向她搖了搖頭。

    漸漸收起潑辣勁兒,“原來是這么回事啊!”

    站到吳寧身邊,“本宮還以為,皇兄這是要與子究找麻煩,才一時心急。”

    那作態,像極了護住小情人的潑婦。

    “呵呵。”武承嗣干笑兩聲沒接話,心里更是別扭。

    想來太平公主在朝中也是頗有實力,怎么就變成了這樣兒?

    與穆子究勾搭一處也不知避避人,傳出去,哪還有什么好名聲?

    近幾日,朝中倒是沒什么人說穆子究和李裹兒了,反倒是說太平和穆子究閑話的越來越多。

    偷瞄了一眼吳寧,心中暗笑,這位子究先生也是傻子一個,好好的李裹兒他不要,和太平這么不清不楚,丟人現眼。

    武承嗣這邊自顧自地想著,低頭不語,看上去像是認了慫。

    本來也是可以抬手告辭了,可是,穆子究畢竟是穆子究,太平公主又在這兒,直接走了,武承嗣又怕得罪了二人,以后對自己沒好處。

    于是,又想留下來多聊幾句,套套近乎。

    但是,另一邊呢,吳啟可是盼著他早走,他心里掛念著吳長路。

    如今不但父親沒死,還有了消息,吳老十滿腦子想的都是怎么見到吳長路。

    也正是吳老十這樣的心態,武承嗣接下來的一句話,讓吳啟差點就炸鍋了。

    只聞武承嗣沒事兒找事兒地來了一句:“既然先生和那湘潭盜匪沒關系,而那匪首吳長路又是朝廷通緝的逆反要犯,那這一遭卻是不能放過他了,定要派大軍剿滅,以正王法!”

    “!!!!”

    吳老十一驚,下意識看向吳寧。

    到現在,他還是拿吳寧當成是主心骨。

    可是,只聞吳寧道:“確實應該剿滅,維護一方安寧的。”

    “!!!!”

    吳老十現在是有點上頭了,他也不想想,當著武承嗣的面,吳寧能怎么說?

    說你別派兵,那是我四伯,我得救他?

    就算是要救,那也是等武承嗣走了,大伙一起商量怎么救吧?

    可是,本來這段時間,吳啟對吳寧的所做所為就有諸多不滿,再加上這若有若無的一句話,吳啟直接炸了,心中對吳寧更加的憤恨。

    。。。。。。

    等到好不容易把武承嗣熬走了,當著太平公主的面兒,吳老十說話有些不咸不淡。

    “武承嗣派兵圍剿,我爹怎么辦?老九,你不會讓武承嗣出兵的吧!?”

    吳寧:“。。。。。。”

    吳寧沉吟了起來,說了句:“出兵是攔不住的。”

    “什么!?”吳啟直瞪眼,“你吳老九居然攔不住武承嗣出兵?”

    吳寧道:“我能攔住他出兵。但是,這必然會得罪武承嗣。現在,還不是得罪他的時候,只要與四伯聯系上,把他轉移。。。。。。”

    話還沒說完,吳啟冷冷的來了一句:“那什么時候得罪是時候?”

    “嗯?”吳寧發現了吳啟語氣的不對,“老十,暫且冷靜,你爹不會有事!”

    吳啟不依,“我問你,什么時候得罪?”

    “老十!”孟蒼生在一旁厲喝一聲,“冷靜點!”

    他已經聽出了吳啟語氣中的不善。

    “冷靜?”吳啟徹底爆發了,“怎么冷靜?”

    指著吳寧,“你們聽他說的那些話,叫我怎么冷靜?”

    “不是時候!不能得罪!!”

    “不能殺!!要留著!!要讓他當太子!!”

    “要***算計!!!”

    吳啟徹底爆發了,咆哮著,“他滿腦子都是算計,滿腦子都是籌碼!”

    “我爹!!我!!你們!!!都是他的棋子!!”

    “你讓我怎么冷靜!?”

    “吳老九!”吳啟兩眼通紅,瞪著吳寧,“我受夠你了,我不要你那些算計!”

    “從今往后,你也別跟我說這個不行,那個不讓。誰都不是傻子,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看你是想給武承嗣當狗!我看你把吳家的仇都忘了!!”

    “我看你。。。。。”

    “你就沒把吳家的事兒,當成你自己的事!”

    “。。。。。。”

    “。。。。。。”

    “。。。。。。”

    吳啟咆哮著,吳家的所有人都低下了頭。

    吳老九這段時間確實反常,由不得大伙兒心里不痛快。

    唯獨孟蒼生和太平知道是怎么回事。

    “老十!”道爺一聲暴喝。

    “再多說一句,貧道與你好看!”

    道爺瞪圓了眸子,他比誰都清楚,吳寧做這些是為了什么。他比誰都清楚,吳寧背負了多少。

    即使是一個方外之人,孟蒼生此刻也沒辦法無視吳啟對吳寧的這種誤解。

    “你在冤枉老九,你知道嗎!?”

    “冤枉?呵!”吳啟慘笑一聲,“冤枉就冤枉了吧!”

    “可是,他連親兄弟都有所隱瞞,你不覺得他算計的過頭了嗎?”

    “他就沒把我們當兄弟!!”

    “呼。。。。。。”

    一直未出聲的太平公主長出了一口氣,慢慢地走到吳啟身前。

    啪!!!

    咱們公主殿下第二次給了吳啟一巴掌。

    打完之后,太平沒和吳啟說一句話,而是轉頭看向吳寧。

    “老娘不管你的那些什么擔心和善意。”

    猛一抬手,指著吳老十,“就他,都被你慣成什么熊樣子了!?”

    “指望他理解你?指望他擔當大任?你是傻!”

    “不讓他知道,他永遠也成長不起來!”

    吳寧聽罷,心中一顫,急聲阻止,“太平,不可!”

    卻是孟道爺攔在了吳寧前面,“讓殿下說!”

    環視當場,“也該他們知道你過的是什么日子了!”

    另一邊,太平已經無視了吳寧的阻攔,猛的回身,看向呆冷的吳啟:“你想知道為什么?”

    “想知道老九心里藏了什么事?”

    “好啊,本宮今天就告訴你,他到底藏了什么事!”

    “聽完之后,本宮看你扛不扛得住。”

    “如果扛不住,你連活著都不配!”

    說完,咱們公主殿下一把拽起吳啟的衣領,把他擄向了后院。

    也該讓他知道真相,替吳寧分擔分擔了。

    。。。。。。

    。










歡迎光臨 無敵龍龍窩 (http://www.egrdmf.live/ssb/) Powered by Discuz! 7.2
大奖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