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閱讀,文字僅供大家學習參考寫作,不定期刪除,敬請及時閱讀


    這名修行者笑了起來。

    他笑得很儒雅。

    在此之前很多年,魔宗一直在北魏的北方游走,在魔宗的認知里,有著明顯北魏北方面目特征的人一貫都秉承著北魏北方部落的許多習俗。

    他們的一切言談舉止和儒雅很難聯系得上,很多人都相信能力來源于天賦而不是因為后天的學習。

    在南朝和北魏的絕大多數地方,越是權貴的門閥越是注重后天的教育,但北魏的北方,很多權貴門閥甚至根本看不起讀書這種事情,他們簡單粗暴和直接的處理他們經手的一切事情。

    所以此時,這名擁有著明顯北魏北方特征的修行者這般笑著,光是此時的笑容,就讓魔宗的心中產生很奇妙的感覺。

    “這個世上,最難的便是名正言順。”

    他看著魔宗,溫和的說道:“財富和力量,對于一名修行者而言,恐怕只要用半生的時間就夠了,但所謂的名正言順,卻是需要很多代的積累。就如北魏皇族之所以能夠被絕大多數人認為的確是統治北方的皇族,這種名正言順,【龍無敵】便是花費了他們祖先幾百年的時間。反觀南朝,蕭衍即便也是蕭姓,但對于前朝而言,他只是遠親,并不是嫡系血脈,所以哪怕在他的統治之下,現今的南朝要比前朝強大的多,絕大多數普通民眾也過得好一些,但他的登基,卻依舊不夠名正言順。”

    “純粹的力量解決不了尋常人腦海之中的問題,而所謂的名正言順,便能省卻很大的麻煩。”

    他微微的搖了搖頭,頓了頓,看著魔宗接著說道:“尋常人恐怕不能理解,但你應該能夠明白,哪怕你想要統治世間,真的擁有了南朝和北魏的大部分軍隊,滅了北魏和南朝,那時候的你,即便登上王位,恐怕也是天下人眼中的魔王,在你統治的任何時期,都會有無數的人想要推翻你。真心維護你的人少,想要推翻你的人多,哪怕你用利益和力量籠絡住許多人,這個王朝,終究會有問題。”

    “名正言順,這是想要

    成就永恒王朝的統治者才會思考的問題,我對此毫無興趣。”魔宗漠然的看著他,道:“但世上豈有永恒。”

    “不需要永恒,只是要節省數百年的時間。”

    這名修行者已經走到官道上,他凝立在魔宗的前方不遠處,如同在給弟子授課一般,淡淡的說道:“你雖然已經擁有凌駕于這個世間的力量,但你終究和絕大多數尋常人沒有什么區別。這些尋常人都沒有什么信仰,都沒有什么使命感,所以他們一生雖然也會追求很多東西,但活的時間一長,當周圍的親友逝去,他們往往對這世間包括自己的生命產生厭倦,絕大多數人怕死,但他們其實會越活越乏味,越無趣。但有些人不同,有些人自出生起,便背負著使命,便是要完成前人未完成的事情。”

    魔宗微諷道:“替別人而活,過別人想要的人生?”

    “有些人不認同,就如學生不接受師長的思想,便會覺得這毫無意義。”這名修行者依舊溫和道:“但對于我而言,接受這樣的使命,完成許多人都沒有完成的事情,這樣才能讓我的人生有意義。”

    “我雖然對你一無所知,不知道你的身世,但在我看來,你和漠北的那些苦行僧也沒有太大區別。”魔宗微微仰起頭,瞇著眼睛道:“既然你想要的是名正言順,那我倒是好奇,你又想要用什么樣的方法,獲得名正言順?”

    “歷史上那些輕易收獲名正言順的帝王,往往是收獲了天下人的感激,解決了巨大的災難。只有收獲天下人的真正感激,敬你如神佛,他們才會相信你是真正的天選之人,是真命天子,因為無可替代,因為別人根本解決不了這樣的災難。”

    這名修行者認真起來,接著道:“歷史上很多朝代的帝王能夠成為民眾心目中的真命天子,便是因為他們推翻了魔王的統治,就如周推翻了商王的統治…。那么,首先就要有一個天下人共認,如當年的商王般暴戾無道,又強大到極點的魔王。”

    魔宗道:“所以你早就想要造就一個像我一樣的

    存在。”

    這名修行者有些贊嘆道:“不錯,你的成長軌跡比我設計的那些人還要優秀,你起身于南朝,叛入北魏,成為協助北魏難侵的最強大修行者,南人以你為魔,而你叛回南朝之后,北人也以你為魔,你又殺死南朝皇太后,修為天下獨圣,到今天為止,你已經是天下人認同的魔王,只要再做些事情,你便會比當年的商王更加人神共憤。”

    “所以到最后,能夠得到天下認可的,并非是像南朝陳家那種手握著重兵的,而是能夠真正對付得了我的人。”魔宗點了點頭,他了解了對方的想法,臉色卻依舊漠然,“不在于那些權貴門閥之前做了多少事情,但關鍵在于,誰能夠替天行道,能夠成為誅殺魔王的天選之人。當所有的人都籠罩在魔王的恐懼之中,有人能夠站出來誅殺了這魔王,那這人自然能夠得到天下人的感激。”

    “你說的不錯,就是如此。”

    這名修行者安靜了一個呼吸的時間,說道:“尤其若是這人的身份原本就有些特殊,那自然就是更好。”

    “你從很多年前就開始想要顛覆光明圣宗,想要有人獲得天命血盒修行,最終天命血盒落在了我的手里,那對你而言,你已經有了控制天命血盒力量的方法,有了足夠克制我的手段?”

    魔宗微微垂首,緩緩道:“那么被我殺死的最后一圣,這南朝皇太后,是否也和你有著關系?”

    “南朝皇太后嚴格意義上和我的謀劃并沒有什么關系,只是你多慮了而已。”這名修行者看了魔宗一眼,接著說道:“她能夠成圣,只是做了一件對于道宗很過分的事情,她將道宗王庭青的墓挖了,獲得了一些很獨特的修行功法和手段。但她所獲得的東西,追本溯源,和我的師承卻有著不可割裂的聯系。至于天命血盒,也是如此。光明圣宗擁有了它很多年,卻不知道早在很多年以前,有人就已經能夠控制它的力量,有控制它的手段。”





下一主題 返回列表 上一主題



dtulnZF(ySn1RtUV
傲不可長,欲不可縱!
下一主題返回列表上一主題
锘?/div>



























大奖彩票